首页 >  公司动态 > 新闻列表 > 

郑家声和他的红楼梦十二金钗 2016-5-5


 


    郑家声,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连环画研究会上海分会理亊,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编审。他的名宇被收录在《中国当代国画家辞典》《中国美术家人名字典》等各种名典中。


 


    郑家声1933年12月生于浙江宁波,自幼酷爱美术,1950年17岁时进入上海习画。由于刻苦努力,于1952年进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任创作员。长期来,出版有连环画、月历、画刊插画、 组画、中国画、有人物、山水等大置作品。并多次参加全国及上海美术展览,在国际上曾参加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藏画与日本大阪芸艺大学,西独高级美术学校文化交流展览,加拿大温哥华国际佛教观音寺建成绘画书法展览,美国洛杉矶“中国画廊”展览。90年代初,又为台湾汉光文化亊业股份有限公司编辑了《中国古典十大名著》画集(共十集),其中《红楼梦》、《牡丹亭》均由其本人绘制,该画集发行全世界、彩响甚广,在台湾还得到了 “金鼎奖”。1993年携其新作赴新加坡举办个人中国画(人物画)大型展览,新加坡《联合早报》《晚报》和电视台均作了报道,可谓誉满狮城。


 


    
    郑家声潜心专研中国绘画,善于学习借鉴,广泛吸收,已形成独特的写意、工笔人物画法,其画充满传统和西方技法的和谐之意境。作品充满生气,人物细致生动,画面庄重而秀美,风格 多变,实为不可多得。



华美典丽绘红楼
—我的忘年交郑家声先生
朱争平


    郑家声先生是功力深厚、不事张扬的绘画艺术家。他的人物画尤其是古典仕女画在海上独树一帜。




    
    郑老是上海连坛的前辈画家,早年我就读过他创作的连环画《智取美猴王》。他笔下嫉恶如仇的孙悟空、心慈耳软的唐僧、温顺忠厚的沙和尚、愚憨不敏的猪八戒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去年初夏,当年创作连环画《南京路上好八连》的5位老画家重返八连采风,郑老是其中之一。我在八连接待了他们,使得我与郑老第一次谋面就印象深刻。此后我与郑老常有往来,对他的了解自然更多了。




    郑老1933年生于浙江象山,由于家境贫寒早年辍学,但他天资聪颖、酷爱美术,家乡的海湾港口、桅杆风帆、渔民樵夫、织网姑娘都成了他涂鸦的对象。1950年17岁时只身一人到上海 习画,1952年进新美术出版社,1956年进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从事连环画创作。先后创作出版过100多本连环画和大置的月历、书刊插画、组画,代表作有《智取美猴王》《杜鹃山》《毛泽 东同志在陕北》等。在从事连环画创作的同时涉足国画创作,山水、人物、花卉、走兽皆能。受刘继卣、顾炳鑫影响,尤擅人物画特别是仕女画创作。上世纪80年代末应台湾汉光文化公司之邀创作古典名著《红楼梦》《牡丹亭》画集,出版发行全世界并获台湾“金鼎奖”。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和国际性画展。1993年在新加坡举办个展,《十二金钗》等一批中国古典仕女画轰动狮城。郑老是中国美协会员、上海市美协会员,中国连环画研究会理搴。出版有《荣宝斋画谱• 郑家声卷》等。




    以《红楼梦》人物为创作取材有着悠久的历史。郑老自接受台湾汉光文化公司绘制古典名著《红楼梦》后,便深深迷上了红楼。20多年来,他许多遍地啃读红楼,钟情红楼题材的创作。前年,年近八旬的郑老从元妃省亲的情节中得到灵感,用了将近一年时间创作了以大观园为场景的大型国画《红楼梦整幅作品大气、富丽、飘逸、雅致,40多个红楼人物神态各异、栩栩如生.40多套衣冠服饰雍容华贵、款款不同,20多种藤树花冉姹紫嫣红、各有所本, 画款长题灵动秀逸、如梦如幻,给人以古典的美韵和无穷的遐想,堪称红楼杰作。




    郑老告诉我,古典名著《红楼梦》问世后,自清代后期的改琦始,红楼人物一直是画家们创作的题材,近代的费晓楼、钱吉人和任伯年等都曾画过红楼人物画。解放后,由于对《红楼梦》阅读和研究的重视,红楼画作有了更多的进展。他的画友程十发、刘旦宅、华三川、顾炳鑫等都画过红楼题材,但由于每个人对红楼的理解不同,笔下的红楼人物各有风姿神韵。郑老认为,《红楼梦》是座丰寓的绘画宝藏,值得他倾毕生精力研究挖掘。他准备将120多个红楼年轻女性作为创作对象,以研读红楼的感悟,绘就红楼红颜的真实情感和不同命运。




    郑老还多次和我谈到中国仕女画创作。他说中国仕女画早在盛唐时就已达到很高的艺术境界,代表画家有张萱、周昉等,明代又出了唐寅、仇英等高手,但清代之后仕女画创作有所削弱。如今文化繁荣发展,中国传统仕女画应当振兴。这些年来,郑老在画红楼题材的同时,创作了大量以古典仕女为题材的人物画。为了画好仕女画,他不顾年事已高,大量捜集敦煌壁画和唐宋明清时期的优秀作品观摩,还风尘仆仆地赶往一些考古发掘地及历史名城去临摹出土文物,细嚼其精华为己所用,同时又注重借鉴西画的优长。他的画构图严谨,笔法细腻,中西兼备,形成了独特的工意相间、以工为主的画法。《薛涛》《杨贵妃》《王昭君》《竹羚仙子》 《麻姑祝寿》《钟馗嫁妹》等都是他的力作。他作品中的仕女形象雅秀、体态曼妙,或婉约含蓄,或张扬明快,或苍凉凄婉,富有诗意和精神内涵。




    郑老作为海上画坛的前辈画家,对中国传统绘画创作有着强烈的历史责任感。他曾和我谈到,改革开放后,西方美术流派不断冲击中国美术界,这也引发了他对创作的思考。中国传统绘画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在学习借鉴西方中传承这一文化精华是中国当代画家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前不久,郑老来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上海总部参观时告诉我,今年11月他将在上海图书馆举办以红楼人物和古典仕女为主要题材的个人书画展。作品如何,自有公论,但他愿意做一个振兴中国传统绘画的奋斗者。




    我们期待着郑老美的奉献!




 


家常话
贺友直


    我和家声,是同乡(宁波人)、是同行(画连环画的)、是同事,1952年11月2日同时跨进出版社。他年轻聪明,进步很快,进社不久,即露头角,受领导倚重,吸收入团,佳作得奖,在连创室“一百零八将”中坐前几把交椅,锻炼出一身真功夫。时光流失,当时的青年如今均老矣:我的顶秃了他一头白发!连环画也寿终了……




    人要活下去手里的活儿不能丢,怎么办?改行。谢稚柳先生曾有言:“中国连环画就是中囯 人物画:”画连环画的人去画人物,无论古人或是今人都不难,只需摸着一条路,立时三刻转过 去,他画古人我画今人,我和他都走得蛮顺当。



    我评画有三标准,即是:好看、高雅、功夫。画属美术,即称为美术其第一画义就是要好看,画挂在墙上少则一月,挂得多则几年几十年,若画得龌龊难看,谁有胃口整日面对。其实, 从事艺术高低优劣关键在于心手的功夫,看不厌的也在于功夫。




    纵观家声的画,无论道释神佛故事传说、文人仕女,均显得造型准确,构图得体,人物神情 优雅,配果细节到位,松紧有度,他能达到这等程度,是用心努力的成果,对比之下我难及他。




    他要出画册了,要我写序,我是个草根,那敢作此,就随便说几句充数交差,最好不被采用,以免出丑。